草木深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劫后余生(六)

久等!!!

我考完试啦啊哈哈哈哈哈!!

现在的心情真的如同本文题目一样了

狗血梗注意变得不太狗血

不想ooc但是在ooc的边缘疯狂试探

——————————————————————————

“我和牧凌太真的是在很慎重的交往,请承认我们!”

看着刚进家门坐下就对着自己父亲行大礼的春田,牧还没开口就目瞪口呆了。

“哼。”牧父看了他们一眼,双手交叉抱胸,从鼻子里哼出来了一个不知道情绪的音节。“你们以后好自为之吧。”说完就站起来走了,留下面面相觑的牧和春田。

牧还有些迷惑,但是春田心里跟明镜儿似的。这是被默认了。

不对,总觉得哪里不对。牧心里一直在犯嘀咕,有些碎片一样的影像在大脑里闪过,快的让人抓不住。这样的话,这样的场景熟悉的让人几乎要脱口而出,可是又不应该是这样。难道这也是从前的记忆?

“啊啦拉,他又这样了。”牧的妈妈为他们斟上茶,热情的招呼道,“今天晚上吃了饭再走吧。”

“好啊。”这次是两个人的异口同声。

果然有什么是不对的!牧皱着眉头陷入沉思。

“你可以嘛,春田哥!”牧去洗手的时候小空对着春田眨眨眼睛,“这么快就把哥哥搞定了?我哥还真是很喜欢你啊。”

“嘿嘿,我更喜欢你哥。”春田扬了扬下巴一脸得意。

家里的气氛好的过分,牧很久没有体会过这样的感觉了。春田毫不吝惜的夸赞着牧夫人的手艺,小空在旁边偷笑,牧父清咳一声春田就怂怂的往牧身边缩小一点点。一顿饭吃下来牧一直都带着不自知的微笑。

春季夜雨来的猝不及防,家里一片其乐融融的时候,外面也悄悄下起了雨,等到两人吃饱喝足准备告别的时候外面已经从淅淅沥沥转的有些急促,下的有些大了。

“小空,给我们拿两把伞来!”牧冲着屋里喊到,然后又转头对春田说,“居然下雨了,我们得赶紧回去,实在不行就搭出租。”

“哎呀,这么着急干嘛呢?”牧夫人听到了他们的话,温温柔柔的说。“下了雨路又不好走,晚上气温又低,出租车不好拦不说,而且又那么贵,你们就在这里留一晚上吧,我把牧以前的屋子收拾出来。”

“不不不,这太麻烦お母さん了……”春田急忙摆手。

“没事,说什么麻烦,都是一家人了。”牧夫人笑眯眯的说,“你们就安心住下吧,反正明天也是休息日。”

“那我去给您帮忙。”

“不用不用,家务活这些的,还是我更拿手,难得来一趟你们就好好休息吧。”说罢牧夫人就叫小空去帮她一起收拾屋子去了。

一家人……吗?牧低头在心里偷偷笑,风顺着大开的房门吹过来,带着泥土的芳香和雨丝温润的水汽,直直吹到心尖儿上。清凉又熨帖,带着说不出来的治愈窝在心里。

“牧,这样好吗?”春田问的小心翼翼。

“她希望我能多留一些,那就多留一晚上也无妨。”牧走到廊下背靠着柱子侧坐在那里,“你不要觉得别扭就行,你如果实在过意不去,我们就回家。”

“不不不,这样就很好。”春田走过去坐在挨着他稍稍靠后的地方坐下,跟他一起听雨。

牧家的院子很大,几块山石前应后台,夜色中白砂一片,绿苔在青石上愈发暗沉,墙上婆娑着树影,被风雨带的微微摇晃。非常传统的和风庭院,稳重又大气。他们两个就静静的坐在那里,忽而一阵风吹过来,裹挟着雨丝和凉意,牧轻轻的打了个颤,春田立即脱下来外套伸手盖在他身上。

“注意一些,不要着凉。”春田拉了拉牧的衣袖,“别靠着柱子了,柱子也凉。”

“……”牧偏着脑袋抬了抬眼没说话,身上的外套太过于温暖,熟悉的洗涤剂气味混合着春田特有的气息,仿佛把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让人忍不住闭上眼睛想陷进去。

春田看他垂着眼睛一副懒懒的样子,有些无奈的轻叹了一口气,悄悄往他身边挨过去,帮他调换了一下位置。牧默默由他摆弄,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半边身子靠着柱子,半边靠着春田。

牧干脆把自己的脑袋也靠在春田的肩膀上,把自己身体重量彻底放松,于是彻底被这个人包围了。

静谧的雨夜里汲取着新鲜空气,耳边是令人安心的呼吸声,身后是暖暖的灯光,这一刻美好安定的快成了永恒。

牧夫人和小空下来之后看到走廊里互相依偎着的背影,相视一笑,很默契的没有打扰他们,低声互道晚安之后就各自回房间了。

风雨渐渐紧了起来,颇有“扑面而来”的气势。春田低头蹭了蹭牧柔软的发顶,“我们走吧。”

“好。”牧起身拿起春田的外套披在自己身上带着他慢慢回屋。

“浴室有一个在那里,お母さん应该已经把睡衣浴巾准备好了,我的房间在二楼左手边,现在上去把灯打开等会儿你直接上去不用等我,我去那边的浴室……”牧絮絮叨叨嘱咐了半天,正准备走的时候仿佛想起来了什么。

“啊,真是的……”牧拉开指给春田那个浴室的门,果不其然两套睡衣两块浴巾在那里安静的放着。他耳朵有点发烧,拿起睡衣和浴巾匆匆走了。“お母さん真是胡闹。”

春田嘿嘿笑了两声,舒舒服服洗了个澡就去了二楼亮着灯的房间,那是牧从前住的房间,中间并排铺着两床看起来就很舒服的被褥。

这个房间被收拾的很好,一点也不像不经常住人的样子,推开房间的窗户,下面对着院子里的一棵樱花树,放眼可以望见整个院子的景色。屋子不大不小,干净整洁,窗户下放着一张桌子,上面摆着一张全家福,一张牧的单人照。

应该是十六七岁时候的牧,少年挎着背包站在樱花树下,眉眼如画,风静温恬,跨越了这么多年的时光向你微微笑着,那么美好。

春田忍不住多看了一会儿,他还没来得及放回去门就打开了。

“你在看什么呢?”牧擦着头发走进来。“啊,这个照片怎么被拿出来了?”

牧有些懊恼,刚刚开灯时候没有发现这张照片在桌子上摆着,不然一定会收起来的。“一定是小空吧,这个年龄的小女孩儿真难对付。”他拿走春田手里的照片伸手打开抽屉锁了进去。

“诶?诶诶?我还没看够呢!”春田抗议道,“你怎么放起来了?”

“什么没看够?看看看,不是天天看么?”牧恼羞成怒的话脱口而出。

然后突然就陷入了安静。周围的空气浮动着尴尬又暧昧的气氛,牧暗暗后悔自己一时的失言,春田脸上烧烧的,不知道怎么接话。

“睡……睡觉吧……”

“可是你的头发还没干,要不我帮你……”

“不用了!我下去吹。”牧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间,晕晕乎乎的吹干头发,又晕晕乎乎的上楼睡觉。

“晚安。”牧关灯之后春田低声说了一句。牧没有说话,默默在心里回了一句。

晚安。

一切安静下来之后外面的雨声越发清晰,牧躺在舒适的被褥里怎么也睡不着。春田躺在他的身边,身上的热量仿佛隔着两层薄被传了过来,牧悄悄侧身睁开眼睛,借着微弱到几乎看不见的夜色打量着春田的安静侧脸,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一个轮廓,但是却让人满足的想哭。

牧悄悄伸出手,摸到春田的被窝里,温度似乎要比自己的被窝里高一些,他轻轻往那边又靠近了一些,拉住春田的一只胳膊,春田仿佛没有察觉,呼吸声在雨声里依然平稳,牧满意的拉着春田的胳膊闭上眼睛慢慢的睡了过去,没有看到黑暗中春田勾起的嘴角。

第二天牧先醒来的,一夜好眠醒来之后他发现自己紧紧抱着春田的一只胳膊,急忙做贼心虚的松开,翻了个身背对春田。

“啊……早上好啊……”春田迷迷糊糊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牧转头,春田一脸睡眼惺忪的向他问好。

“早上好,你不再睡会儿了吗?”牧有些奇怪,休息日睡懒觉一直是春田的快乐源泉之一。

“不了,在牧的家里不能睡这么晚。”春田打了个哈欠,换了衣服摇摇晃晃的跟在牧后面下楼洗漱。刚走下楼梯看见牧父就坐在客厅看报纸。

“父亲大人早上!”春田立刻立正站好,声音洪亮,朝气蓬勃,如果头发不像鸡窝的话就更好了。

“恩。”牧父点了点头就算回礼,继续看报纸,牧夫人已经在厨房忙碌了。

“小空那丫头还在睡觉吗?”牧问道。

“她应该马上就出来了,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子,每天早上总是要花时间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牧夫人和蔼的说,“年轻就是好啊。”

春田洗漱完毕就要进厨房帮牧夫人干活,但是被牧夫人赶了出来。“你们出去舒展舒展筋骨,这里交给我吧,雨后的空气清新不能浪费。”

牧去敲了敲小空的房门,吼了一声,“小丫头快出来帮妈妈干活!”之后就拉着春田去院子里了。

雨后的清晨确实是好的近乎奢侈。空气干干净净仿佛不含一点点杂质,春田尽情舒展着筋骨。工作的时候太忙,假期又经常睡过去,从来没有像这样享受过清晨,他暗暗下决心以后的周末也不要睡懒觉了,因为清晨的时光是如此美好。

吃过早饭又在牧家里呆了半天,在春田软磨硬泡下,牧陪着牧夫人和春田看了半天的相册,临走的时候带着牧夫人准备的东西,春田还拿走了一张照片。

“让那小子回去多练练下棋。”临走的时候牧父跟牧说,“下次来了陪我下棋。还有,记得多回来,别让你妈妈老在家里念叨,我都听烦了。”

牧夫人笑而不语。

“其实是爸爸经常念叨,那个小没良心的,工作那么忙吗?就不知道回家来看一眼。”小空悄悄跟牧这么说。

他们和家人挥手告别,牧看看自己的家人,再看看春田,心里一片温暖。

等樱花盛放的时候,再一起赏樱吧,反正也快了。

——————————————————————————

啊啊啊啊,磨好的刀子至今下不去手捅啊!!!所以干脆再甜一节吧!!!!

我真的超级想学画画,我要是会画画就好了,想把脑海里的场景全部画出来啊啊啊啊啊啊

他们太美好了😭刀子还是先放一放好了!

来跟我说说话啊~~

评论(43)

热度(47)